君归尘

——我深爱的小王子和风之子属于彼此。

【特传 同人】关于在霍格沃茨的他们

※HPprao段子脑洞

※褚冥漾场合:无CP

褚冥漾在十一岁的生日那天收到了一个冲破他三观的礼物。

他收到了传说中的霍格沃茨入学通知书。

褚冥漾收到这个的时候,一开始以为那是一个恶作剧,就把它随手扔掉。结果下一秒一大堆猫头鹰洪水猛兽般甩他一脸的霍格沃茨入学通知书,拍拍翅膀洒脱离开,留下了褚冥漾一生的心理阴影。

褚冥漾拿着霍格沃茨入学通知书跟家人说之后,希望这是一场玩笑,结果全家跟他摊牌——他们是巫师,从霍格沃茨毕业的。褚冥玥为了向弟弟证明这一切,挥了魔杖念咒一句四分五裂,就把茶杯整个粉碎。

褚冥漾的三观在他十一岁生日那天,像粉碎的茶杯一样彻底崩塌。

※※※

褚冥漾对神奇的魔法世界抱着一种好奇,尤其是在听家里人像讲故事一样讲着魔法世界。在跟着自家姐姐去对角巷釆购一堆魔法学校需要的东西,即使在那里,褚冥漾的衰运如常发作,被别人家的蟾蜍跳到脸上,魔法物品砸到他头上,甚至不小心被泼到魔药,褚冥漾一瞬间全身长毛,好在褚冥玥施了一咒语解决。

“去学校时候漾漾你要记得回信啊!”妈妈检查行箱,看见了没有缺少一样东西才满意,转头就是凶残熬气的表情:“不然我就寄吼叫信!”

“知道了,妈妈。”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是听上去不是什么好东西!

之前去看车站的褚冥玥走过来,妈妈又对他叮嘱几句然后抱抱他又依依不舍的放开。褚冥漾提着行李跟褚冥玥走,转头不舍的挥手说:“再见,我会记得回信。”

“那里会有人接应你。”褚冥玥带着自家弟弟走到走到第九与第十站台之间交界的地方,指着漆红的三站台墙面说:“现在,你冲过去就行了。”

那不是撞墙吗?!

“我可以不要吗?”褚冥漾恳求,如果去那个传说中的魔法学校就要天天撞墙,他就打车回家。

最后,在姐姐不容拒绝的凶狠眼神下,他只好兢兢战战地抓紧小行箱车往墙撞。他紧紧闭上眼,意料之中的疼痛没有传来,微微睁眼,眼前的情景令他目瞪口呆。

原本检票口的地方现在变成了另一个光景,褚冥漾看见了漆红的蒸汽火车停靠在站台旁,身穿巫师长袍的人们走来走去。

“你是褚冥漾?”一道好听的声音在他背后传来,褚冥漾回头一看,二度呆滞。

他身后站的是一个容貌精致漂亮的孩子,他有着一头银色的长发,左侧挑染着一摄如火焰的红色,看上去与他差不多大,红色的眼睛看着他:“我是来接应你的人,我叫冰炎。”

“哦、哦……我叫褚冥漾。”褚冥漾回过神,远处传来烟囱呼噜呼噜地冒烟的声音,红色蒸汽火车即将开动,冰炎冷哼一声:“走吧,再不去就要赶不上了。”

褚冥漾跟着他登上列车,冰炎拉开其中一个包厢的门,示意他进来这里:“这里是新生专用的车厢,你坐那里就行了。我在第四节格兰芬多二年级车厢,有事情在那里可以找我。”得到对方的乖巧点头,冰炎满意地点头离开。

褚冥漾进入包厢,发现那里有一个瘦瘦的黑发男孩在看外景,听见了动静就转头看向他,带着像漫画中常见那种的黑框眼镜,轮廓跟褚冥漾差不多一样是东方人。

褚冥漾看着他,男孩也看着他。

“千冬岁,找到你了!”

清脆活泼的声音打破了他们的沉默气氛,金发女孩一手拖着行箱一手抱着白色猫咪坐到男孩对面的坐辅,接着她注意到褚冥漾的存在,扬起甜甜的笑容朝呆愣的人招手:“你过来坐下吧!”

看得心里甜化的褚冥漾像神游似的坐在她的旁边,女孩笑眯眯地说:“你好,我叫米可蕥,你可以叫我喵喵。”她举起白色猫咪:“它叫苏亚。”

“我叫褚冥漾。”褚冥漾腼腆挠头。

“那叫漾漾可以吗?”褚冥漾点点头,他不在意别人如何叫他,不过心里有点开心,因为除家人外很久没有人如此亲昵叫他,还是一个可爱的女孩。

“原来你是那位格兰芬多冰炎的代导。”千冬岁推了眼镜,伸出手:“你好,我叫千冬岁,雪野千冬岁。”

“呃,你好。”褚冥漾握上对方的手,感觉他好正式,听到对方口中他未听过的名词,好奇问:“格兰芬多?”

“你不知道?”千冬岁讶异。

“我是从……”褚冥漾酌斟语词:“从普通世界来的,对魔法世界不了解。”

“原来如此。”千冬岁恍然大悟点头,向他开始解释这个名词:“霍格沃茨里有四个分院,根据分院帽来决定新生的去向,分别有斯莱特林、格兰芬多、赫鲁帕奇、拉文克劳。”

“千冬岁知道很多事情,经常被称为情报通,有问题可以找他哦!”喵喵悄悄跟褚冥漾说。

“好厉害……”

“只是一点小知识而已。”话是如此,千冬岁不住上勾的嘴角暴露了他对褚冥漾的夸奖很受用的心情。

“小朋友们,要不要来一份小食品啊?”一位笑容和蔼的列车员大妈推着小车,褚冥漾睁大眼睛好奇看着里面,有很多他没见过的东西,他勉强认出一两个食物,余下全部都不认识。

“我要巧克力娃,多味纳豆,南瓜饼……”千冬岁说了十种食物,接着拿出金闪闪的金币交给了她,拿着一堆食物放在自己的空位,拿出巧克力娃。

褚冥漾看见了在他打开瞬间跳出了巧克力色的青蛙,它紧紧贴在玻璃,千冬岁伸手抓住一囗吃下去,被察觉到对方吃惊的神情,千冬岁解释:“习惯就好,这里巧克力蛙。”他低头看了手中的卡牌咕哝:“哦……是精灵武士辛亚啊,我已经有六张了。漾漾,随便吃一个吧。”

打开了巧克力蛙,褚冥漾抓了好几次又扑空,千冬岁看不下去才出手抓到它并递给他的,他小声道了谢,开始吃了起来,是牛奶味巧克力。

褚冥漾看着照片里的人冲他一笑,接着消失不见,不由惊呼道:“照片会动!”鬼见,这里该不会有鬼吧!

“没什么好奇怪,这是魔法。”千冬岁不以为然。

“漾漾要不要吃这个!”喵喵从食品堆拿出盒子,“这是多味纳豆,里面有很多不同的味道,各颗只有一个味道,可以吃一个豆子尝看看!”

千冬岁伸手抓起绿色豆子丢嘴巴里面:“薄荷味。”

“喵喵很幸运,是最爱的草莓味!”

“漾漾呢?”

褚冥漾脸色不太好,苦着脸说:“芥末味……”他直接找杯水狂灌,两人笑成一团。

※※※

分院仪式

“你的资质很特殊,我很纠结把你分在哪个学院”分院帽慢吞吞地说:“上次让我纠结的小孩是具备四个学院的资质,那已经是三年前的事了。”

“那我拥有四个学院的资质吗?”褚冥漾问道,看来他挺厉害。

“不,你是四个学院资质都没有的学生。”分院帽毫不留情戳破他的幻想。

“……”让他想象一下会死啊!?

“我想想,你没有拉文克劳的智慧,在那儿的学生分分钟会碾压你的智商,斯莱特林更不用说了,那里只收纯血统,歧视混血的人分分钟会撕裂你。

褚冥漾越听越郁闷,“那么赫奇帕奇呢?”他听说在那里什么都收,而且车厢上帮助他的教授似乎是赫奇帕奇学院。

“你以为赫奇帕奇是废物收回站吗?※”分院帽鄙视道。

“……”

“你身上拥有格兰芬多的潜力尚未挖掘,需要一位引导人来开发,巧极了,上次有人招呼我要把你分去格兰芬多。”

褚冥漾产生了不详的预感,他记得学长好像是……

“格兰芬多!”

他看见了在红色长桌的一众学生欢呼掌声下,冰炎看向他,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褚冥漾瑟瑟发抖,仿佛看见了一头狮子闪着红光,朝他张口露出獠牙,等待一只天真的小羔羊主动跳进来。

※出自青涣的贵族

休利场合:

※斯莱特林院长╳格兰芬多学生

在众生新生进入大厅时,休狄一眼看见正在好奇打量周围的阿斯利安。察觉到他的视线似的,褐发男孩抬头,朝他甜甜一笑,一向不苟言笑的斯莱特林院长神色柔和下来,令其他女性教授吓得仿佛看见了天上有黑鬼王。

分院仪式开始了。

等到教授叫他名字时,阿斯利安走上前坐在凳子,把分院帽扣在头上。

“哎,休狄,你觉得阿利会去哪个院?”看着弟弟戴分院帽的戴洛向身边的友人问:“我希望是赫奇帕奇,这样可以方便好个照应。”

“他应该去斯莱特林。”斯莱特林院长高傲地抬下巴。“他所拥有高贵的血统具备这个资格。”

“你们两个弟控都想和弟弟一个学院好吗。”旁边的黑皮光头格斗课教授翻白眼。

在两位哥哥谈话之际,阿斯利安见分院帽沉默许久,身体扭动着,似乎在纠结什么,小声问道:“你怎么不决定分院啊?”

“哦——我很纠结,你有着四个学院的特质,这很少见,你的正直可以成为一名优秀的赫鲁帕奇,你的聪慧能在拉文克劳留下一笔荣耀,你的勇敢可以进入格兰芬多,你高贵的血统足以斯林莱特无可挑剔。”

“唔,哥哥希望我去赫奇帕奇,休狄觉得我应该去斯林莱特,还有妈妈想要我去拉文克劳。”

“格兰芬多呢?”

“没有,但是休狄好像非常讨厌格兰芬多的样子。”

“唔--那位先生麻瓜混血歧视很严重啊,脾气又坏。嗯?现在你意下如何,想去哪个学院?”

“既然大家都希望我去他们中的一个学院,而唯独格兰芬多没有,这次我想自己决定。”阿斯利安扬起一个笑容,像是悄悄地做了不为人知的恶作剧,眼睛带着顽皮的光芒。

“我选择去格兰芬多!”

在阿斯利安说出一个学院的一瞬间,分院帽就大声宣布:“格兰芬多!”

属于格兰芬多的红色长桌爆发了强烈的掌声,一阵欢呼,纷纷欢迎一位新生加入到他们的长桌,有几名格兰芬多热情地与阿斯利安握手。

上面的戴洛惊讶张口,手中饼干掉到茶杯,咕噜咕噜冒出棉花,斯莱特林院长漫不经心的神色一僵,不可置惊道:“格兰芬多,怎么可能!?”

戴洛过了几秒才调回过自己的心态,他觉得这没什么不好,只要弟弟高兴就好,但某人不会这么想。赫奇帕奇院长担心看着脸色完全黑掉的友人,他握着茶杯的托子都快被他捏碎了,茶中的红茶咕噜咕噜冒出几个小泡泡,甚至出现了热烟,无不一表示他在气着。

“好啦……休狄,只是分到格兰芬多而已,以后你们在学院总会见到的。”温和好人派的赫奇帕奇院长轻声安慰,显然是没用。

“那个破帽子绝对耍什么把戏!”休狄狠狠瞪着打着哈欠的分院帽,恨不得从它身上瞪出一个洞来,而分院帽狠狠颤抖下。

他绝对要炸了那个破帽子。斯莱特林院长阴沉想着。

分院帽委屈巴巴:这可不关我事,这是你家小狮子自己选的。

※※※

褚冥漾感觉背后有一阵悚骨的冷风吹过,转头一看就后悔了,他应该好好待学院,而不是踏入禁林寻找五色鸡头。

因为他身后的是,三个穿着黑色斗篷的鬼魂,他知道那叫摄鬼怪,它们正朝他靠近。

褚冥漾闭上眼,心想,完蛋了,自己小命赔在这里真是对不起爸爸妈妈。拜托阿嬷不要这样着急带我走!我还有一堆心愿未完!比如吃对角巷新开的甜品店……

“呼唤神卫!”

“呼唤神卫!”

黑暗中响起两道声音,褚冥漾看见了两道耀眼的银白色光芒化为狮子和狼,两只银白色猛兽朝它们无声怒吼示威。见到自己的克星,三个全身漆黑的怪物瞬间转身迅速离开这里。

在那些怪物逃跑时,一直紧绷的褚冥漾全身虚脱瘫在地面,心跳比平时快了很多。他抬头看见千冬岁和莱恩担忧的神情,他们一手紧紧抓住他的手臂,他也看见了他们身后的两个人。银发大背头的男人手中拿着魔杖,一脸怒气冲冲对一个男孩说着什么,尽管听不懂但可以看得出他在训话,而那个绑着长长褐色马尾的男孩收起魔杖,不以为然地听着他的训说。

“休狄,阿利!”一个褐发男人神色紧张走向友人以及自己的弟弟,对他们就是关切一番,银发男人则是冷哼一声,男孩则是无奈的苦笑。

身后紧跟着他的是冰炎,红眼扫过三个小学弟,从拿出巧克力给褚冥漾示意快吃,然后转头对着拿巧克力塞着对方的戴洛说:“把巧克力给他们。”

“好。”戴洛把巧克力辦成两半,分别给千冬岁和莱恩,“男孩们,等你们恢复点体力,跟着我回去校长室解释吧。”他的笑容中隐隐带着黑气,他又说:“阿利,你也是,我们该谈谈你擅自离开学校,闯入禁林的行为。”

“我不是一个人,戴洛。”被点名的阿斯利安说:“还有休狄过来。”

“如果我不是正好撞见你拿着隐身斗蓬,那么你就打算独自解决。”休狄毫不客气拆对方的台,冷冷道:“在一群蠢狮子待久了,你的脑子只剩下莽撞和冲动吗。”

“我认为救朋友并不是冲动的事,再者你作为师长,对学生在森林失踪的态度是毫无动衷,难道这是你所坚持斯莱特林的明哲保身之道吗。”

见两人大有针锋相对的趋势,戴洛开始头疼起来。

“阿利学长,那是守护神魔咒,呼唤神卫吗?”千冬岁向阿斯利安好奇问道:“那个很难学呢!”

“是的。”阿斯利安笑着回答:“我的守护神是阿拉加斯狼,如果有兴趣的话,我可以告诉你决窍。”

狼?褚冥漾想起自己在禁林中看见了两头银白色的猛兽,“那狮子是摔……休狄教授?”

他的话不应该是蛇或狼吗?那个厌恶格兰芬多的斯莱特林的守护神竟然是狮子?说出去肯定没人信。

“这件事我早就在一年级惊讶过了。”阿斯利安无所谓的耸肩。“要知道这可是霍格沃茨八大谜题之一。”



没了(。)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