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归尘

——我深爱的小王子和风之子属于彼此。

【特传 同人】无边幻灭

cp:冰漾冰无差

——这是一个妖师和两个世界的梦。

※※※

褚冥漾独身站在冰川之上,脚下传来一阵刺骨的寒冷,周围都是一片火海,火焰擦过他的皮肤,下意识缩了下,空气弥漫着来自战争的战火硝烟和令人作呕的鲜血味道,目光所及之处的是崩塌过的冰川之上用无数鲜血聚成腥红的死亡之海,熊熊燃烧的火焰把天空侵蚀成绝望的暗红色,带着一丝毁灭性的美,惊心动魂。

褚冥漾茫然看着周围的一切,对自己为何出现这里却是浑然不知,但是他觉得这情景……似曾相识。

以前,好像来过这里……

这时,褚冥漾注意到冰川之下有着什么东西,他眯起眼,想俯身向下望一眼,耳边响起听见一个声音。

「——不要看!」这是一个极为好听的男声,带着一丝慌张和恐惧,褚冥漾微怔,想寻找声音的来源,不料脑中瞬间被乱七八糟的声音占领,绝望的咆哮声,悲伤的泣声,痛苦的呢喃,令他差点头疼快爆炸。

眼前仿佛看到一个幻觉般的画面——原本什么都没有的冰川出现很多人,伤痕累累的金发天使的羽翼硬生生被折断,精灵此时无力跪在地双眼无声流泪,被夺走的声音无法语言,紧闭双眼的重柳族的身体遍伤及鳞,六眼蜘蛛站在主人的前边,身体插满刀剑,至死保护主人。

唯有鬼化的狩人伫立在血海之中,神色冰冷而空洞,手中的军刀贯穿银发妖精的腹部,尽管如此银发妖精仍然抱紧对方,唯有死亡才得到真正的相拥。

触目所及一片残忍的血红,一切都让褚冥漾莫名感到压抑得无法呼吸,慌张之际低头朝冰川之下望去一眼。

那一眼,却是如入寒骨深渊。

当血红被纯黑取代时,冰川的画面瞬间破碎,化为刺眼的白光,褚冥漾不得不用手护住眼睛,再度睁开时,发现自己在火车站,拿着手机站在月台站上,手中的手机传来嘟嘟的忙音,显然是刚挂断的。

他就这样傻站许久,像是等待一个人的到来,直到听见一丝很细的声音在背后传来,褚冥漾转过身就是一愣。

他看见了——

※※※※

Taiwan    PM6:00

「褚冥漾!你再睡下去就真的猪头了!」

我被自家老妈猛虎震山般的咆哮声猛地惊醒,连忙下床,脚趾正好撞到床头柜,忍不住跪下哀嚎之际,褐色皮质笔记本从床头柜边缘掉下来,敞开书页,首头上写“梦境记录”,下面都是写满日记的一页,大多都是自己写的梦境内容。

8月1日我梦见了自己被一头五色鸡拖着去奇怪的图书馆……8月7日我梦见了一位精灵一拐击打断我的筋骨……8月19日我梦见了有个漂亮的女身蛇尾出现在我面前等等……

看到这里一定觉得很奇怪对吧,这年头把写梦境作为日记的内容,别说你们,连当事人的我也觉得奇怪,梦镜本身不奇怪,但从国中起就做了三年像电视剧一样的梦那就奇怪了,对,不是乱七八糟那种,就是有规律如故事一样的梦。

从我被撞火车到另一个学院就读,到家庭旅行遇海怪各种奇异等等……要多奇怪就奇怪,不得不说如果把这个写成小说出书一定会大卖的。

但是这样的梦容易出现混乱,经常把现实混淆,所以我把笔记本记录下来,效果还可以,起码不会把现实与梦境混淆。

啊,对了,昨晚梦到什么来着?

我拿笔边记录边回忆梦境,奇怪,以前自己醒来时对梦境的前因后果记得一清二楚,可刚刚……只有记得自己梦到自己站在火车站上等一个人……

在等谁?

「褚冥漾你到底好了没有!」老妈的咆哮声打断我的思绪,甩甩头。算了,不管了。干脆放弃回忆,我边穿衣服边对楼下叫道:「来了——」

等梳洗完毕之后,老妈直接把早餐和书包准备好了给我,抛下一句:「不要迟到啊。」就忙着自己活儿去,我则是嗯嗯啊啊然后快步跑去火车站。

我的名字叫褚冥漾,是一个普通的高一生,专长倒是没有,硬要说的话,那就是倒霉。

没错,是倒霉。

自从出生以来,我身上的衰运一直纠缠不断,衰到几乎不常合理,走路能摔倒,逛街被好好的招牌砸到,一直乖巧不咬人的狗突然咬我,总之各种皮外肉都是家常便饭,不过有时发生比这些严重,有一次我们学校组织去效外旅行结果遇到最严重的火灾,就这样持续十多年了,因此得到衰人的称号。

总之就是这么衰。

※※※

虽然说我是衰人,但没想到会衰到自己会在月台站等火车报到等到自杀案件啊!

我就眼睁睁看着车站上聊得来的一个大姐,往月台站下一跳,然后她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好像是问我为什幺不跟她一起跳下来……大姐就算我再衰也不会想轻生跟你跳下撞车,下一刻火车在我眼前呼啸而过。

大脑呈现一片空白,身体不受控制的发抖,无力晕昡的感觉涌上来,一眼黑过去了,接着口袋里的手机大肆响起铃声,拉回我的意识,戰戰兢兢的拿起手机:「喂、喂……?」

「你怎么没跟着撞车!?」

手机传来一阵极度不耐烦的声音,声音之大得我觉得耳朵快聋了,这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过?可是以前明明没有听过。

「算了,我过去接你,给我待在原地不准乱跑!」

手机直接啪一声的挂断,只剩下一阵嘟嘟的声音,我脑袋满屏都是「完了死神要来接我下地狱阿嬷我还年轻啊不想早死早超生」

现在月台站上的只有我一个人孤零零地傻站着,像是等待一个人的到来,直到听见一丝很细的声音在背后传来,我快速转过身却是一愣,只看到鲜明如焰的红——

那是属于一个银发死神的眸色。

















※※※※

「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

我被大肆响起的手机惊醒了,拿起手机放在耳边迷迷糊糊的道:「喂……喂?」接着反应过来这情景跟梦中一模一样。

糟了,接下来会不会是一道咆哮声?

为了耳朵不受到残害,我连忙把手机距离拉开一点,手机并没有如想所样的传来一阵咆哮声,而是冷淡而平静的声音:「你在那里等着,我去找你。」

啥?

等等不是先来一声咆哮再来一会就是一头闪闪登场吗?!跟说好的剧情不一样!

我死死盯着已挂断的手机,就算换了不同的方式,仍然能分出声音并不是梦中的那个声音,喂喂是不是变声了?

尽管如此,不知为什么就有点心慌,我隐隐感到有一丝预兆,就像原本的命运本应该既定的轨迹正常进行,下一秒会被修改为另一个轨迹,走向不同的命运。

不知过了多久,如梦中的一样我听见了脚步声,回过身看了那人就一愣,明明是很正常的情况,至少比梦中正常多了,又没有死神大吼大叫,还被巴头。

说来奇怪,天气明明是热得烦躁巴不得到水中爽快,可我……竟然瞬间感到刺骨的寒意,甚至带着一丝恐惧的,接着听见了——

那人说:「我叫哈维恩,是你的代导人。」

※※

这是一个妖师和两个世界的梦。

——殊途同归,终归幻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