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归尘

——我深爱的小王子和风之子属于彼此。

【特传 洛黎】彼此

※别被正经的题目骗了,其实是一炖肉

※ABO设定,主要是为了撸爽【不】

※记得打卡啊大兄弟√







黎沚的发情期到了。

“唔……”
黎沚用单薄的被单紧紧裹住自己,捲曲着身体缩成一团——体内有股燥热感让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他葱白的手指抓着床单,紧了紧又松开,如此反复。长期使用抑制剂的副作用终于体现了出来,仅仅是抑制剂已经无法压抑他强烈的情欲,所以现下他只能把这段时间强行忍过去。

——这该死的Omega体质。

黎沚开始慢慢喘息,眸子因情欲开始染上绮丽的红色。一开始手脚被牵制的怪异感已经消失,现在他手脚微微发软,快感从脚趾衍生到大脑,让他忍不住想就这样溺死在床上,心底却又叫嚣着想奢求更多。

“黎沚!”

恍惚间黎沚觉得自己听见了什么声音,那声音太过熟悉,让他因痛苦皱着的眉头舒缓开来,但身体里的燥热更甚。紧接着一声什么东西敲门的清脆响声唤回了黎沚的理智——他想起刚刚那道声音的主人似乎是自己的友人洛安。

“黎沚,我知道你在里面,给我开门吧!”

“洛安……”黎沚已经没有力气说出完整的句子,“离开……离、离我远点……”

隔着门听到黎沚有气无力的声音,要是还不知道黎沚出事了的话洛安觉得自己就是真傻了。思量几秒后,他动用武力打开了黎沚的房门。
浓浓的Omega信息素的香靡味道扑面而来。

洛安一愣,随后反应过来,迅速关上了房门。信息素的味道撩拨着他作为Alpha的潜在欲望,他几乎要没节操的就这样起了反应。洛安默默走到书桌前把带给黎沚的蛋糕放好,随后木起脸拿出平时修心打坐的心性来压抑。等把情欲压抑住,洛安才开口:“黎沚,你还好吗?要不要我去拿抑制剂给你?”

可抑制剂已经没用了。黎沚这样想着,理智几乎要完全崩溃。

见友人不回答自己,洛安叹了口气想走开去拿抑制剂,却突然感觉到一只火热的手抓住了他的手腕。空气里的香腻甜美的Omega信息素再度袭来,令他头脑一阵发热,那只手的主人用力一拉,洛安一踉跄,背向后坐在柔软的床上,接着腿上感到一阵重量,一双绯红的眼睛就映入了他的眸里。
“黎……沚?”

黎沚用实际动作回答了洛安。他在洛安的大腿上跪坐起来,拉着配合自己的洛安俯下身子,随后在洛安震惊的目光下吻了他。说是吻,洛安更觉得对方是在咬自己,唇齿厮磨,简直像是要把自己吞食入腹。

然后洛安才反应过来,正在吻自己的人是黎沚。

黎沚唇齿间有荔枝的味道,很甜。

“嘶……”

洛安感觉唇上传来一阵痛感,随后血腥味混着荔枝味进入自己的口腔。施暴的黎沚只觉得自己尝到了又腥又甜的味道,这让他身体更加燥热。黎沚的手隔着衬衫慢慢摸上洛安的胸膛,开始不安分的动了起来。

欲望难耐。

洛安现在完全是痛并快乐着,他之前拼命压制的欲望已经完全被黎沚挑起来了,而且欲火更甚。在心里迟疑了一小会儿后,他一脸视死如归地将黎沚压倒在床上。突然就被推倒,黎沚有些茫然的看着上身的人,脸颊的红晕配着双眼的水雾,显得极为无辜。

“……洛……安?”

该死……洛安脸一红,这样让他都不好下手了啊。视线下移,洛安觉得对方身上的白衬衣大概是先前自己解开的,露出大片泛红的胸膛,简直赤裸裸的……引人犯罪。

洛安在心里捂脸叹息,双手撑在黎沚两侧,一手撩开对方的刘海,在光洁的额头落下一吻。炽热的呼吸落在耳边,惹得身下的人一阵颤抖。

“趁现在还可以后悔。”洛安的声音因为情欲已变得有些沙哑。

因为一旦开始了,一切都无法挽回。

黎沚一愣,随即轻轻笑了。他尽力用手环住洛安的脖子,声音柔媚得宛若情人低语:“才不会后悔。”

——————

→http://www.jianshu.com/p/9cf3820c7e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