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归尘

——我深爱的小王子和风之子属于彼此。

【特传 漾戴】两只段子

※重发一次,好像被屏幕(。

※诸位,吃安利吗?

段子1:最近我把到一只来自意大利的北极熊当我的男票。

设定:现代异国恋,拥有萌萌哒小异能的大学生X意大利吃货厨师

褚冥漾和戴洛相遇情景,可谓好友当中每提到都会哈哈哈哈一天的一大笑料。

褚冥漾有次外出买酱油,当他路过篮球场时——他的万年霉运体质开始发作,飞来篮球直直砸到他的脑袋,撞到他眼花头晕,隐形眼镜掉落下来。

“喂——抱歉啊,你还好吗?”一个穿着红色运动服的浣熊快步跑来捡起篮球,对他说。

“没事。”褚冥漾摇摇头,低头寻找隐形眼镜,他本身没有近视,所以很快找到一只,正打算寻找另一只时——他的视野出现了伸出一只白色的熊掌,掌心上的是褚冥漾所要找的另一只隐形眼镜。

“你是在找这个吗?”

“啊,是的!谢谢你。”褚冥漾感激的抬头,他面前的是白色北极熊,不过眼睛是清澄的天空蓝,面带笑容,散发着憨厚温和的萌萌哒气息,绝对是众多女生尖叫好萌想拐回家的类型。

人型说不定是受欢迎的类型,褚冥漾想。

“没事,我顺手帮忙。”他看见了北极熊温和的笑了下,拿着一张宣传单指了指某家知名的甜品店:“请问,这家店怎么走?”

褚冥漾戴好一双隐形眼镜,瞥了那张单子,他抬手指了某个方向“这个啊……有点远,往那边走就行了,再来路过公园然后右转五十步……”

“就是这样到了……呃?”褚冥漾转头,明显一大愣,然后他眨了眨眼,仿佛不信邪似的摘下隐形眼镜再戴上,结果仍然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你…是不是穿着布偶服,还是北极熊那种?”

“嗯?没有啊。”

那只北极熊见褚冥漾奇怪的反应,疑惑问道:“怎么了?”还特意伸手……不,伸爪在他眼前晃了晃。

“你……”褚冥漾面色惨白,抖着嘴唇,最后化为一道崩溃的叫声,划破天空。

“沃德玛我特么的遇到活体北极熊啊啊啊啊啊——!!!”

******

褚冥漾拥有一双可以看见他人动物状态的特异之眼。

由于高中时代的一场大病导致了褚冥漾可以从别人的人形状态变成动物状态,当第二天大早,他第一眼看见自家姐姐变成了优雅漂亮的黑玄狐喝牛奶时,他吓了一大跳,脱口而出:“姐,你怎么变成狐狸了?”

随即回答他的是啪啪一记砂红掌。

每次看见熟人的动物状态,冰炎的银毛巨型兔,阿斯利安的森林野猫,喵喵的金色波斯猫,褚冥漾从第一次看见的惊吓,到逐渐的麻木习惯。

虽然每当看到西瑞的浑身闪闪发光的鸡,褚冥漾觉得闪瞎眼痛然后忍不住超心累就是了。

“真好呢!喵喵也想要可爱的能力!”他的女性友人羡慕道:“这样可以看见很多可爱的动物!”

虽然可爱归可爱,但是他不想要这个能力啊!

好歹给我变形金刚蜘蛛侠那种酷点的能力而不是女孩可爱的少女心萌萌哒的能力!

褚冥漾觉得心好累。

后来他的表哥听闻这事后,他靠关系特制了框式眼镜和隐形眼镜,托人送给褚冥漾,说是可以屏蔽褚冥漾眼中的动物状态,戴上就可以正常看见人。

有了这个后,褚冥漾的生活平静多了,他真心感谢表哥,不然天天看见动物也会内心崩溃的。除了忘记戴眼镜,其他时间基本上一路正常。

直到出现了整天在他视线晃来晃去的那只蠢萌北极熊。

*********
“噗哈哈哈哈哈!结果你就这样晕过去了,还让人家帮忙带你回去,等你醒来一看到他又晕过去了…你太逗了吧!”式青毫不犹豫嘲笑自己的同窗好友,不顾周围的路人侧目。“不行我去笑一会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再笑我就打死你。”褚冥漾直接把手中的可乐瓶砸向笑得如得疯癫病似的独角兽,真是的,明明是一个二货神经病,动物型态为什么是童话中的纯洁独角兽。

就算唯一共同点就是他是一眼认出哪个是处子的能力,只喜欢好看纯洁的美人,还男女不限,然而人家那是有洁癖,而他就是好色!

“好了好了我不笑了。”式青终于止住笑声,凑过去与褚冥漾勾肩塔背,“来来,我们去亚特兰蒂斯吧,听说有新来的是一个意大利人呢!说不定是美人!”

“说不定是多毛粗臂壮汉。”褚冥漾面无表情说了一句。

“喂,用不着打击我吧——”

两人打打闹闹的走进一家咖啡店,当推开门都会伴随着一连响铃声提醒着客人到来,布置偏向森系,因为上班期缘故,所以客人较少。

服务生阿斯利安熟稔的打招呼,笑着说一句:“老样子?”

“来一份果汁和黑森林谢谢。”褚冥漾随意找个地方坐下,式青则是直接冲向吧台对阿斯利安发花痴,口中念念叨叨的无非都是只要小美人的亲亲一切都好小美人你今天真好看之类。

“明白了。”阿斯利安微笑点头,丝毫不在意式青花痴的目光,转身进入另一间厨房,式青用恋恋不舍的目光看着他离开,只好回到褚冥漾那桌,不一会儿又盯了刚从厨房出来的阿斯利安拿着橘子打开榨汁机。

“再看下去眼睛要脱窗了!”褚冥漾没好气道。

“啧啧,为了美人脱窗又有何妨呢。”式青用一种“你不懂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美好”眼神看着他。

两人往来你嘴我说几次后,阿斯利安端着两杯果汁过来,各自放在两人的面前,式青直接端起果汁喝一口,开囗问:“对了,这里来一个新人对吧?”

阿斯利安点头,因为是熟客关系,所以不介意回答:“是的,之前的厨师因为家里有事才请假,这次新人是顶替上来,不过不会太久。”把最后的黑森林递给褚冥漾面前,解释:“这是新人做的,跟之前不太一样,所以不要介意。”

“没事谢谢。”褚冥漾点头表示了解,阿斯利安抬手看了自己的手表,随即又忙自己去了,式青拿着新的一期杂志翻起来。

褚冥漾开始切了小口吃,巧克力的浓郁醇香在口腔蔓延,口味甜而不腻,口感适中,饶是品尝甜品多种而挑剔的他不得不承认比任何黑森林好太多了。

“真的太好吃了……”褚冥漾喃喃,同时听到的式青好奇凑过来想吃一囗,却被他手中的叉子差点戳到,顺便一记威胁的眼神。

“是吗?那真是谢谢夸奖。”

嗯?这声音有点耳熟。

褚冥漾开始思考是在哪里听过,抬头四处看看寻找声源,却是看见了一个眼熟的白色物体,而一旁的式青发出花痴的声音,明显是冲那只白色物体来的,而白色物体走过来,声音是之前耳熟的。

“你好,我叫席雷.戴洛,是这里的新人。”

褚冥漾真傻愣了,手中的叉子都掉下来不知道,硬是盯着对方白乎乎的手……也许爪子更贴切?脑袋满是以弹幕形式来回刷屏的是——

卧槽那头北极熊怎么出现这里啊!?

※※※※
段子2:

此文是醉卧沙场,不属于本人。

http://www.jianshu.com/p/83b471661e83